你要烈酒还是浓茶。

一方天地。

 

以前总是觉得日子还长,还有大巴时光可以疯狂。

我的病大概好了。
我可以安静的发呆 飞去的眼神在隔空的焦点自动汇聚。
被给予的糖罐在高温的开水中碎裂 ,在大年三十的那一天丢掉,我笑着对妈妈说岁岁平安。
停止的患得患失,躁动不安的灵魂四处游荡,无可寄托的心情。我把冰箱的那只夏天的柠檬拿出来,切口处长出了黑色的霉斑。你知道坏掉修不好的东西只能放弃掉。
然后我醒了,昏昏沉沉以为绝症缠身无可救药。
我去买了只大大的暗红色蝴蝶结带在头上。
我还站在这里,我想我的病大概好了。

再一次恋爱时我要用最好的自己。
我要告诉他,我愿为他写厚厚的情书,用呢喃缱绻的口气说我所有,笔尖划过交叠的语言。
我站在屋顶要唱我爱的情歌,黎明不会苏醒。我要看着他的眼睛,克服我所有的羞怯与自...

 

想如你般,似明月,似春风。

 

不够温暖。依旧热爱。

 

冬日。

 
/
 
/

What kind of life you want, you have to pay the same.

 

往日时光。

 

离群索居者、不是神灵、便是野兽。

 

堵车的路上,

 

轻舟已过万重山。

你说,大概是那天太晚了,也大概是那天太累了。以至于我在你耳边的时候说,我爱你,你却未曾听见。

离开后的第31天。整整一个月。阿伦说我脱胎换骨,获得新生。我却觉得很累。因为我还在实在想你。可是,我却更恨你。

第七天的时候,醉生梦死了一个星期,你的电话我拨打了577次,没有一次能够打通,不知道是我运气不够好还是我们真的已经没有了缘分,只是没想到,最后我们还要强加于缘分上来。我开始出门,开始买新的衣服,开始丢掉与你有关的任何东西,也曾小气的想把所有的东西打包还给你,后来收拾着收拾着发现大部分都是与你有关的东西。

外面很黑。远方的路灯很亮。我想去找你,你是不是又在加班,还是在陪着她人。

你的头...

 

假装自己是一个哑巴,

 

年轻的时候大言不惭的说要见过这世间上最美丽的风景。而到如今,越发觉得过于遥远不可触及。

 

虚度。

每当认识一个人,都准备好接受一个生死不相往来的结局。
在我不太有见识以及不太有想象力的生命里,这已经是最坏的结局了。
而,最坏的都能接受了,还有什么接受不了的。
可能是把对错看得太重要,没定性的人做事没谱的。
有过很多笔,最好用的那支还没拿到,大概缘分没到吧。
终归虚妄。

 

凌晨,武汉的天气依然还是燥热的。年轻的人正在挥霍着自己的健康,挥霍着自己的时光。

 

夜深,人稀。我有故事,你却没有酒。我爱错了人,你却说活该。

 

一梦四五年。

春天大概就是这个样子的,柳树发出新芽,细菌在缓慢滋长。空气像个热气球一样鼓起来。棉袄皱皱眉,想抖去与自己身体不和的阳光。人群咆哮起来,挤倒了路边的垃圾桶。看到肮脏垃圾的小女孩惊吓啼哭起来,母亲低下身,用手挡住小女孩眼前背叛春天的景象。 背叛春天么?她仔细的雕琢着这个词,觉得春天的面孔和那个天真女孩的面孔一样狰狞可憎。 你知道有多少人在此刻死去吗?你这么得意洋洋,打开自己的羽翅。她的心脏和人群一样咆哮着。 

凌晨已过。常常在这时候的深夜清醒着,思绪如流水,天马行空的驰骋于神秘的黑夜里。 下午的时候又翻开了《莲花》。看到一场如烟花的爱情在结尾凋零,惊奇的是...

 

等一个天黑。

是天性暴烈而柔静的女子。用敏感的瞳孔审视他人与自己。抽烟,酗酒,割腕,撕裂,暴躁,不安。饮热茶,做小点心,运动,早睡,安静,规律。带着两面极端她缓步前行。阿苏说,阿郁,你只需要快快的长大,其它的就什么都不要想。不能确定道路,我知道那些是我无能为力的事。所以满不在乎顺其自然。我什么都不能够做。才到家,在阳台抽烟。嘴里还有残留着她的唾液。她吻我的额头,鼻尖,嘴唇,颈侧。
她带我见了朋友。一杯接着一杯。包厢里他接了我的敬酒,很吵,于是他凑近我耳边说,我比你们这群小家伙大十几岁,她是你亲爱的吧,我也是你们这般年纪过来,仅祝你们友谊长存。我姓万,你可以叫我万叔叔,以后有事可以找我。
把酒吞下。外面后很冷,她...

 

沉默。寂色。单调。却不孤单。

 

你是远方的灯,你是远方的火,没有温热。

 

你还相信爱情吗。

从前有一只小熊。


小熊长得不好看但也不丑,还很年轻的时候,她就想,我这一生只需要一次真正的爱情就够了。但是她怎么能知道遇上的人是不是真心爱她呢?于是她就把自己的心分成了两半,她想,如果第一次错了,我还有另一次付出真心的机会。


后来她真的遇上了特别喜欢的人,一只长颈鹿。她觉得长颈鹿好帅呀,又高又瘦,而且看得远,经常给她说一些远方的小故事。长颈鹿也说喜欢她,夸她长得漂亮。他们在高高的树下拥抱、接吻,长颈鹿弯下他的脖子,对小熊说,我会照顾你一辈子,天长地久,两厢白头。

小熊很高兴。她想这不就是我要找的人吗?所以她拿出自己一半的心,放在长颈鹿手里。她还想给长颈鹿更好的,就穿过森林,找最甜的蜂...

 
© 黎安 | Powered by LOFTER